陆辙。

为你甘之如饴,不顾南北东西。

我是个烂人。我不想也不会再喜欢陆从。但我很难过,难过于我曾经伤害他。我不应该伤害他。他是第一个捧着真心站在我面前的人。我不能为自己的过错狡辩。他曾如此爱我,我却因为一个摇摆不定的影子不要他。全世界都说我可以,可我不是,在他面前我什么都不是,有时候我想,他杀过我一次,我也杀过他一次,这样很公平,其实不公平,原本他可以不用承受那些,是我的一念之差,是我亲手给予他的,是我,都是我。我对不起他,也偿还不了,感情的事,他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自己。我怎么可以这么伤害一个人呢。

在追她的第五天。
我很醋。唉。

追她的第四天

面试过啦。很开心,很开心,可以赚钱了,攒攒,可以去见她了。
跟母亲吵完回到家,又听她跟父亲吵。每一次回家都像劝退,没有跟家里人讲兼职的事,以后能不回来也不会回来了。并不是青春期叛逆心理,在家人面前毫不掩饰我的淡漠,不热衷。仔细想想,除了我自己,的确没什么是我全心全意爱着的。全心全意就是,没有一点保留,哪怕一丝丝,退路。爱我本人和爱爱情是两种截然不同又互不冲突的爱,在爱情上我全心全意爱着陆从,我只看她,没有问题。但如果有一天没有了这份爱,我还是会继续走下去,因为我亦爱我本身。

追她的第三天。

等面试结果……咕。
她不在好想她,又不敢想太多,总是容易想到现在的处境。母亲又因为经济问题跟我吵。不太顺心。想睡觉。没有睡眠。

在追她的第二天。
我去咖啡馆面试了,老板是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面试像是在聊家常,但越是轻松我越紧张,对方说尽快给我答复,但我已经准备好去下一家碰运气了。
我对她说,最快今年九月,最晚明年六月,去见她。
她真的很喜欢她老师吧。
说好的等我一年。她食言了。委屈不过一秒,心底就有个声音冰冰冷冷地提醒我:是你先食言的。于是我陷入了绝望的情绪。死循环。
我不能没有爱,我不能没有她的爱,可她的确不要我了。我咎由自取,我活该,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还活着。
焦虑的情绪纠缠我太久,找回她之后达到巅峰,药物和催眠曲都在逐渐失效。老板问我,你这样早上下午医院实习晚上还要跑咖啡馆,熬夜,不太好吧?我低声笑了笑,语气轻快且带了几分戏谑,我说,趁着还年轻,多作死,多熬夜。
我在逼我自己,我想摆脱痛苦,不静下心来我是没办法进步的,可问题一天没解决,我一天没有睡眠。
她去打游戏了。我看着月亮逐渐被乌云覆盖,我突然开始怀疑,是谁把它关进黑夜里。

下了吃鸡。id从哥、陆从全都被占,烦得要死,改陆从今夜白也被占,打且祝且从容手抖打成且住且从容,偏偏就改了。我杀。。。这游戏怎么改名啊!

最后还是没买褪黑素,买了安神的药,喝了也不确定有没有用,不想早睡,但医院早上比较忙,不集中精神又要搞砸,可不能早睡,从哥一直熬夜,我怎么样也要陪陪她。

是追她回来的第一天。
我不要脸,我要她。所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把你折磨成这样我也不想放过你,我很自私,我特别自私,不要再说让我放弃你这种话了,除非我心死,没有你我也不会再拥抱下一个人了。从哥,看看我。

眼睛很痛,你还没有回我消息,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爱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